当前位置: 中国财经消费报 > 资讯 > 正文
首页

海外观察丨英国政府为何进退维谷?防疫报告泄露天机

时间:2020-04-28 14:20
分享到:

面对庞大的新型冠状肺炎确诊人数和潜在感染人数,英国政府不仅面临着个人防护用品供应不足的问题,更需要平衡经济发展与疫情防控之间的关系。然而,即便已使出浑身解数,英国政府却也仍旧避免不了被部分媒体批评为“落后于欧洲其他国家”。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近日随着一份名为《2019国家安全风险评估》的报告泄露给《卫报》,根据被报道出来的内容,显示英国政府如此缓慢的反应似乎并非公众早先以为的那般情有可原。

该文件由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爵士以及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级国家安全顾问共同签署,长达600多页。该文件警告英国有可能出现50%的人口都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的情况,同时也提到哪怕是相对温和的疫情暴发也会造成较为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因此建议英国政府及早开始准备医疗物资,以将疫情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除却概括性的警告,该文件也提供了相当具体的防疫措施,其中包括:提前加购个人防护用品,完善病毒检测机制,建立病例追踪体系和起草“死亡病例激增”时的应对草案。

电视截图: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来源:央视)

但不论是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目前紧缺的个人防护用品,还是英国机场屡遭诟病的宽松管制都反映出《2019国家安全风险评估》中的建议几乎没有得到英国政府的采纳。不仅如此,自新冠疫情蔓延以来,该防疫文件涉及的所有领域都持续不断地受到审查,以至于英国政府的防疫举措屡屡落于人后,一直无法有效地阻止疫情的进一步扩散。面对这种情况,一个疑问悄然浮现:英国政府深陷如今困境的根本原因究竟是因为对病毒的了解不够,还是因为已经习惯了以政治思维解决所有问题?

一位政府发言人在面对类似的质疑时表示英国政府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始终积极地进行部署规划,也主动汲取以往的流行病防疫经验。同时,他还认为此次疫情的波及范围史无前例,政府为了有效应对疫情,一直虚心接受相关专家的科学建议,也在正确的时间点作出了正确的决策,因此外界某些声音指责政府“因自负而延误疫情应对”的说法既不公平也不客观。

从该发言人提供的信息来看,英国政府目前的“手忙脚乱”从一定程度上源自“被新发现的病毒打了个措手不及”,而非“傲慢地将政治思维凌驾于科学建议之上”。只是该发言人并未提及英国政府在疫情暴发之前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知程度,也拒绝透露任何关于防疫准备的细节。这方面内容的缺失使得该发言人的说法看起来缺乏足够证据支撑,那么事实果真如他所说吗?

有消息来源对此进行了反驳,该知情人表示英国政府在疫情暴发之前根本没有真正重视其可能造成的威胁。从《2019国家安全风险评估》泄露的内容来看,该文件非常明确地提到“有可能出现冠状病毒的大暴发”,而非典型肺炎病毒(SARS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病毒)都是英国曾应对过的强传染性冠状病毒。除此之外,该文件也提到病毒疫情的暴发将成波段状,“每次病毒暴发预计持续15周,暴发高峰出现在第6周和第7周,而该病毒的致死率接近0.2%”,这也意味着在不加干预的情况下疫情的暴发有可能导致“英国死亡人数超过6万”。

在这份文件中,英国政府不仅能够通过相对详实的预测数据了解到病毒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也可以提取到“冠状病毒”这个关键信息以根据过去应对非典型肺炎病毒(SARS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病毒)的经验提早进行应对。

在这种前提下,说英国政府因为对病毒了解不够而应对缓慢显然有些欲盖弥彰。并且,该文件的内容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英国政府声称自己“主动汲取以往的流行病防疫经验”和“虚心接受相关专家的科学建议”的情况并不完全属实,因而“在正确的时间点作出了正确的决策”这一说法也几乎无法令人信服。

工党影子内阁办公厅大臣雷切尔·里夫斯(Rachel Reeves)同样对这一情况非常关注,她表示自己在看到泄露文件的内容时“相当震惊”,还要求现任英国内阁办公厅大臣迈克尔·戈夫在周一向议会发表声明,以告知议员们自己“是否阅读过这份报告,并采取过哪些措施”。同时工党新领袖基尔·斯塔默也要求大臣们解释为什么政府目前在“封锁、检测和个人防护设施的提供”这三个方面依旧行动缓慢。

图片说明:英国反对党工党新党魁基尔·斯塔默。(来源:新华社记者韩岩摄)

《2019国家安全风险评估》泄露出的内容不仅显示出英国政府的说辞与其实际做派相去甚远,也表明英国政府根本不是因为“对病毒知之甚少”,而是因为“轻视科学建议”才陷入如今的进退维谷,以至于不仅无法有效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更将医护人员的生命和社会经济的发展置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或许对于英国政府大臣们而言,将维持社会稳定的政治经验摆在“有可能造成社会失序”的科学建议之前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习惯,但习惯并不永远等同于经验,有时也可能变成使事态恶化的教训。对于英国政府而言,现在最需要做的不是一昧为过去狡辩,而是放下职业政客的傲慢,正视已经发生的失误,听从科学建议,真正地考虑民众诉求,使这份防疫报告的泄露成为弥补错误的契机,而非永远横亘在英国政府喉咙里的那根刺。

(作者李征宇为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来源: 东方网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海外观察丨英国政府为何进退维谷?防疫报告泄露天机

导读:面对庞大的新型冠状肺炎确诊人数和潜在感染人数,英国政府不仅面临着个人防护用品供应不足的问题,更需要平衡经济发展与疫情防控之间的关系。然而,即便已使出浑身解数,英国政府却也仍旧避免不了被部分媒体批评为“

面对庞大的新型冠状肺炎确诊人数和潜在感染人数,英国政府不仅面临着个人防护用品供应不足的问题,更需要平衡经济发展与疫情防控之间的关系。然而,即便已使出浑身解数,英国政府却也仍旧避免不了被部分媒体批评为“落后于欧洲其他国家”。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近日随着一份名为《2019国家安全风险评估》的报告泄露给《卫报》,根据被报道出来的内容,显示英国政府如此缓慢的反应似乎并非公众早先以为的那般情有可原。

该文件由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爵士以及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级国家安全顾问共同签署,长达600多页。该文件警告英国有可能出现50%的人口都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的情况,同时也提到哪怕是相对温和的疫情暴发也会造成较为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因此建议英国政府及早开始准备医疗物资,以将疫情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除却概括性的警告,该文件也提供了相当具体的防疫措施,其中包括:提前加购个人防护用品,完善病毒检测机制,建立病例追踪体系和起草“死亡病例激增”时的应对草案。

电视截图: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来源:央视)

但不论是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目前紧缺的个人防护用品,还是英国机场屡遭诟病的宽松管制都反映出《2019国家安全风险评估》中的建议几乎没有得到英国政府的采纳。不仅如此,自新冠疫情蔓延以来,该防疫文件涉及的所有领域都持续不断地受到审查,以至于英国政府的防疫举措屡屡落于人后,一直无法有效地阻止疫情的进一步扩散。面对这种情况,一个疑问悄然浮现:英国政府深陷如今困境的根本原因究竟是因为对病毒的了解不够,还是因为已经习惯了以政治思维解决所有问题?

一位政府发言人在面对类似的质疑时表示英国政府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始终积极地进行部署规划,也主动汲取以往的流行病防疫经验。同时,他还认为此次疫情的波及范围史无前例,政府为了有效应对疫情,一直虚心接受相关专家的科学建议,也在正确的时间点作出了正确的决策,因此外界某些声音指责政府“因自负而延误疫情应对”的说法既不公平也不客观。

从该发言人提供的信息来看,英国政府目前的“手忙脚乱”从一定程度上源自“被新发现的病毒打了个措手不及”,而非“傲慢地将政治思维凌驾于科学建议之上”。只是该发言人并未提及英国政府在疫情暴发之前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知程度,也拒绝透露任何关于防疫准备的细节。这方面内容的缺失使得该发言人的说法看起来缺乏足够证据支撑,那么事实果真如他所说吗?

有消息来源对此进行了反驳,该知情人表示英国政府在疫情暴发之前根本没有真正重视其可能造成的威胁。从《2019国家安全风险评估》泄露的内容来看,该文件非常明确地提到“有可能出现冠状病毒的大暴发”,而非典型肺炎病毒(SARS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病毒)都是英国曾应对过的强传染性冠状病毒。除此之外,该文件也提到病毒疫情的暴发将成波段状,“每次病毒暴发预计持续15周,暴发高峰出现在第6周和第7周,而该病毒的致死率接近0.2%”,这也意味着在不加干预的情况下疫情的暴发有可能导致“英国死亡人数超过6万”。

在这份文件中,英国政府不仅能够通过相对详实的预测数据了解到病毒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也可以提取到“冠状病毒”这个关键信息以根据过去应对非典型肺炎病毒(SARS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病毒)的经验提早进行应对。

在这种前提下,说英国政府因为对病毒了解不够而应对缓慢显然有些欲盖弥彰。并且,该文件的内容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英国政府声称自己“主动汲取以往的流行病防疫经验”和“虚心接受相关专家的科学建议”的情况并不完全属实,因而“在正确的时间点作出了正确的决策”这一说法也几乎无法令人信服。

工党影子内阁办公厅大臣雷切尔·里夫斯(Rachel Reeves)同样对这一情况非常关注,她表示自己在看到泄露文件的内容时“相当震惊”,还要求现任英国内阁办公厅大臣迈克尔·戈夫在周一向议会发表声明,以告知议员们自己“是否阅读过这份报告,并采取过哪些措施”。同时工党新领袖基尔·斯塔默也要求大臣们解释为什么政府目前在“封锁、检测和个人防护设施的提供”这三个方面依旧行动缓慢。

图片说明:英国反对党工党新党魁基尔·斯塔默。(来源:新华社记者韩岩摄)

《2019国家安全风险评估》泄露出的内容不仅显示出英国政府的说辞与其实际做派相去甚远,也表明英国政府根本不是因为“对病毒知之甚少”,而是因为“轻视科学建议”才陷入如今的进退维谷,以至于不仅无法有效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更将医护人员的生命和社会经济的发展置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或许对于英国政府大臣们而言,将维持社会稳定的政治经验摆在“有可能造成社会失序”的科学建议之前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习惯,但习惯并不永远等同于经验,有时也可能变成使事态恶化的教训。对于英国政府而言,现在最需要做的不是一昧为过去狡辩,而是放下职业政客的傲慢,正视已经发生的失误,听从科学建议,真正地考虑民众诉求,使这份防疫报告的泄露成为弥补错误的契机,而非永远横亘在英国政府喉咙里的那根刺。

(作者李征宇为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标签: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