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财经消费报 > 资讯 > 正文
首页

“越轻松,越成功!”-----访心理专家张璜的“学习力”应用

时间:2019-10-16 13:57
分享到:

初见张璜教授,是在2017年的全国心理学家大会上。在换场休息期间,一群心理同仁围着他兴高采烈的聊着,我说明来意后,他请我稍等,耐心回答完周边人的问题,便与我展开了高效对话。

“心理学至今,还是被误会的很深,绝大多数人认为它只为5%的非健康人服务。所以这些年,面对95%的健康人群,怎么把大家急需解决的内容落地,是我的研究方向”张教授道。

“那能具体说说吗?”我问。

“当然可以。我们经历了未婚个体成长、已婚家庭治疗、职场迷茫烦恼等辅导后,发现这行业的痛点很明显。单个的心理咨询,每个来访者的原生家庭与人生经历都不同,势必造成咨询师用的方法得个性化,难成规模效应。而规模化的团队辅导,虽然心理技术都很好,但市场接受度比较低。毕竟比起吃喝用车住房,个人觉察与认知调整、夫妻关系改善(尤其还要两人一起来)和职场求索,去选择用心理学方式来提升,并没有在他们心中形成刚需。但对于下一代成长,尤其是孩子学习,这么多年仍是重中之重。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孩子成绩一不好,家长就给安排补课。可该补的都补了,但成绩仍然不理想的,还是大有人在?”他说。

“对对,读书时我也经历过补课,但考试成绩没什么变化。”我不好意思笑道。

“成绩不好,有两个原因,一是学业上的,比如学习基础不扎实、方法不科学、考点不清晰,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心’不在学习上。这里又分为主动不在和被动不在,主动不在,就是该学习时脑子却被其他事分散,比如21点能做完数学作业,但一晚上都在想着做完后能打游戏,那作业质量肯定好不到哪去,更严重的,是觉得学习苦学习累的,那心理动力更是微乎其微。而被动不在,稍微好点,是想认真听讲,可是听着听着就走神了,等回过神来,往往又错掉了关键信息。

如今市面上的补课机构众多,我相信学习方法都有人教,只是‘心’不在学习上,往往事倍功半,甚至是毫无效果,可父母还花了不少钱。

针对这种普遍性问题,我们调用了很多专家,成立了学习力科研小组,通过这些年大量的研究与实践,在人本主义、认知主义、行为主义等理论建构基础上,立足中国本土化应用,辅以暗示心理技巧,提出了‘学习力’训练体系,这其中,解除内在阻抗因素、提升学习动机、养成高效行为习惯、提升应考状态、建立和谐关系是训练的核心目标”他说。

“有意思!我过去也看过您在东方卫视少儿频道的栏目分享,第一感觉是很“独特”,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您能具体说说‘学习力’的训练内容吗?”我问道。

图为张教授在东方卫视少儿频道担任评论专家

“好的。这分为五大板块,首先是做条件性情绪处理。很多家长觉得,孩子哪门功课不行就补哪门。实际上,是先要解决他的情绪。他为什么不喜欢学习呢?是不认同家长教育方式?还是不喜欢那门课的老师?或是同学关系没搞好不想去学校?那就得先处理他那一肚子不舒服,就像一个杯子,里面都是苦水,怎么装得进东西呢,所以要把苦水倒掉,才能变成空杯心态。然后再进行‘效能提升’,通过别人的发现与具体赞美,给孩子更多希望和动力,如同杯子倒满果汁,才会甜滋滋。

等到这时候,再来谈学习,才‘有可能愿意’。为什么叫‘有可能’呢,因为以前学习有受挫,比如上课想听讲却走神,考试时发现题目好像见过就是想不起来,还有学习焦虑引发的身体现象等,就会后面的专注提升、考前应对、关系改善里一个一个解决,越往后,孩子越会发现,原来心情舒畅了,状态变轻松了,学习成绩反而更好了”张教授娓娓道来。

图为“学习力”训练系统简述

“感谢您的耐心解答,那现在不知道落地的成果有多少?”我问到。

“虽然我们在上海,但并不只止步于此,不管是科研需要,还是效果验证。我们从东北到西南,西北到东南,走过了很多学校与家庭,辅导过近万学生。从让他们的“心”回到学习这件事上,目前的数据是,系统化45小时训练后,平均能增长10-50分,多的在200分以上。而且我们还开发了短训,2小时就可帮助绝大多数孩子效率提升25-50%。”张教授答。

“太棒了!您这么做,解决了很多家庭的头疼问题啊!我能不能理解为,‘心’回到学习了,可让成绩差的学生变好,让成绩好的学生更优。对吗,张教授?”我问。

“嗯,还有更多的作用。我们的社会从最初的物质需求为主,慢慢转变为物质与精神需求并行,活着重要不重要?重要。可有质量的活着,幸福美满开心的活着,更重要。表面上我们是用心理学解决学习的事,实际在系统训练中,还帮助孩子减少叛逆、改善网络依赖、增强自我觉察、优化调节情绪、提升自信自尊、缓解亲子关系等,让他们的人格更加健全健康,这是长期的诉求。”张教授微笑表示。

“太好了,太好了,早听闻您是积极心理学大咖,今儿一番沟通下来,我都后悔读书时没早点认识您,不然我会更乐意学习,还可以把人格锻炼的更好!”我兴奋道。

“那个年代,大家对心理学的理解与接纳还很少,要做学习力,有没有反响还真不好说。而现在,人们普遍认识到,从家庭相处到下一代培养,心理学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这就代表着进步”他回到。

“是的!感激您的耐心解答!希望千千万万的孩子学习,受益于心理学的帮助,让他们更轻松,更快乐,学的更好!”

以上为记者采访节选

来源: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越轻松,越成功!”-----访心理专家张璜的“学习力”应用

导读:初见张璜教授,是在2017年的全国心理学家大会上。在换场休息期间,一群心理同仁围着他兴高采烈的聊着,我说明来意后,他请我稍等,耐心回答完周边人的问题,便与我展开了高效对话。“心理学至今,还是被误会的很

初见张璜教授,是在2017年的全国心理学家大会上。在换场休息期间,一群心理同仁围着他兴高采烈的聊着,我说明来意后,他请我稍等,耐心回答完周边人的问题,便与我展开了高效对话。

“心理学至今,还是被误会的很深,绝大多数人认为它只为5%的非健康人服务。所以这些年,面对95%的健康人群,怎么把大家急需解决的内容落地,是我的研究方向”张教授道。

“那能具体说说吗?”我问。

“当然可以。我们经历了未婚个体成长、已婚家庭治疗、职场迷茫烦恼等辅导后,发现这行业的痛点很明显。单个的心理咨询,每个来访者的原生家庭与人生经历都不同,势必造成咨询师用的方法得个性化,难成规模效应。而规模化的团队辅导,虽然心理技术都很好,但市场接受度比较低。毕竟比起吃喝用车住房,个人觉察与认知调整、夫妻关系改善(尤其还要两人一起来)和职场求索,去选择用心理学方式来提升,并没有在他们心中形成刚需。但对于下一代成长,尤其是孩子学习,这么多年仍是重中之重。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孩子成绩一不好,家长就给安排补课。可该补的都补了,但成绩仍然不理想的,还是大有人在?”他说。

“对对,读书时我也经历过补课,但考试成绩没什么变化。”我不好意思笑道。

“成绩不好,有两个原因,一是学业上的,比如学习基础不扎实、方法不科学、考点不清晰,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心’不在学习上。这里又分为主动不在和被动不在,主动不在,就是该学习时脑子却被其他事分散,比如21点能做完数学作业,但一晚上都在想着做完后能打游戏,那作业质量肯定好不到哪去,更严重的,是觉得学习苦学习累的,那心理动力更是微乎其微。而被动不在,稍微好点,是想认真听讲,可是听着听着就走神了,等回过神来,往往又错掉了关键信息。

如今市面上的补课机构众多,我相信学习方法都有人教,只是‘心’不在学习上,往往事倍功半,甚至是毫无效果,可父母还花了不少钱。

针对这种普遍性问题,我们调用了很多专家,成立了学习力科研小组,通过这些年大量的研究与实践,在人本主义、认知主义、行为主义等理论建构基础上,立足中国本土化应用,辅以暗示心理技巧,提出了‘学习力’训练体系,这其中,解除内在阻抗因素、提升学习动机、养成高效行为习惯、提升应考状态、建立和谐关系是训练的核心目标”他说。

“有意思!我过去也看过您在东方卫视少儿频道的栏目分享,第一感觉是很“独特”,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您能具体说说‘学习力’的训练内容吗?”我问道。

图为张教授在东方卫视少儿频道担任评论专家

“好的。这分为五大板块,首先是做条件性情绪处理。很多家长觉得,孩子哪门功课不行就补哪门。实际上,是先要解决他的情绪。他为什么不喜欢学习呢?是不认同家长教育方式?还是不喜欢那门课的老师?或是同学关系没搞好不想去学校?那就得先处理他那一肚子不舒服,就像一个杯子,里面都是苦水,怎么装得进东西呢,所以要把苦水倒掉,才能变成空杯心态。然后再进行‘效能提升’,通过别人的发现与具体赞美,给孩子更多希望和动力,如同杯子倒满果汁,才会甜滋滋。

等到这时候,再来谈学习,才‘有可能愿意’。为什么叫‘有可能’呢,因为以前学习有受挫,比如上课想听讲却走神,考试时发现题目好像见过就是想不起来,还有学习焦虑引发的身体现象等,就会后面的专注提升、考前应对、关系改善里一个一个解决,越往后,孩子越会发现,原来心情舒畅了,状态变轻松了,学习成绩反而更好了”张教授娓娓道来。

图为“学习力”训练系统简述

“感谢您的耐心解答,那现在不知道落地的成果有多少?”我问到。

“虽然我们在上海,但并不只止步于此,不管是科研需要,还是效果验证。我们从东北到西南,西北到东南,走过了很多学校与家庭,辅导过近万学生。从让他们的“心”回到学习这件事上,目前的数据是,系统化45小时训练后,平均能增长10-50分,多的在200分以上。而且我们还开发了短训,2小时就可帮助绝大多数孩子效率提升25-50%。”张教授答。

“太棒了!您这么做,解决了很多家庭的头疼问题啊!我能不能理解为,‘心’回到学习了,可让成绩差的学生变好,让成绩好的学生更优。对吗,张教授?”我问。

“嗯,还有更多的作用。我们的社会从最初的物质需求为主,慢慢转变为物质与精神需求并行,活着重要不重要?重要。可有质量的活着,幸福美满开心的活着,更重要。表面上我们是用心理学解决学习的事,实际在系统训练中,还帮助孩子减少叛逆、改善网络依赖、增强自我觉察、优化调节情绪、提升自信自尊、缓解亲子关系等,让他们的人格更加健全健康,这是长期的诉求。”张教授微笑表示。

“太好了,太好了,早听闻您是积极心理学大咖,今儿一番沟通下来,我都后悔读书时没早点认识您,不然我会更乐意学习,还可以把人格锻炼的更好!”我兴奋道。

“那个年代,大家对心理学的理解与接纳还很少,要做学习力,有没有反响还真不好说。而现在,人们普遍认识到,从家庭相处到下一代培养,心理学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这就代表着进步”他回到。

“是的!感激您的耐心解答!希望千千万万的孩子学习,受益于心理学的帮助,让他们更轻松,更快乐,学的更好!”

以上为记者采访节选

标签: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