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财经消费报 > 健康 > 正文
首页

生命之源 源于细胞丨“2019细胞修复学术论坛”蜂妮医药带你走进前沿科学

时间:2019-09-27 11:50
分享到:

2019年8月25日,由上海蜂妮医药主办、日赢集团承办的“2019细胞修复学术论坛”在上海斯格威铂尔曼大酒店隆重召开。

日赢集团董事长李敏女士、日赢集团执行董事孙伟先生、蜂妮医药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万鹏先生出席了论坛。

本次活动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董毅先生,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崔立女士,华东师范大学晨晖学者、美国Sigma Xi会员杨有才先生等业内知名学者担任现场嘉宾,与大家共同探讨细胞对于保持年轻、缓解病痛和生命延续的重要意义。

主题演讲:

上海蜂妮医药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万鹏先生做了一场关于细胞和活性多肽的主题演讲。万鹏先生表示,蜂妮医药对于活性多肽的研究,受到了诺贝尔奖评委会的启发。诺贝尔奖评委会曾指出,“如果没有肽,人的生命都是不存在的,人体出现的所有疾病和衰老问题都是体内的肽出问题了,如果科学进步到把人体中的肽都弄清楚了,并加以利用,那人类将没有战胜不了的疾病,没有不能逆转的衰老,每个人都能健康。”

论坛中万鹏先生汇报了两项科研成果,分别是“活性多肽对细胞凋亡修复的科研成果”以及“活性多肽对降糖及糖尿病伤口愈合的科研成果”。

细胞实验从两个角度研究验证,一方面是对肝脏细胞损伤后验证活性多肽对损伤细胞的修复效果验证,试验中效果大尽人意,在活性多肽高浓度组能将损伤细胞修复到80.83%的活率,并且修复效果随浓度增加而加强。

另一方面从凋亡的角度测试修复效果,我们看损伤的细胞只有26.2%了,再看活性多肽高浓度组加损伤组它修复到了64.4%,接近300%的一个修复率,并且从结果可以看出来浓度如果再次加高的话,它的正常细胞比例甚至可以达到100%,这意味着生命体可以活得更年轻、更健康、更长寿。

糖尿病伤口彻底愈合(世界首例),空腹血糖水平维持在5-7mmol/L

治疗方案:食用活性多肽的第一个月降糖药物及胰岛素正常给药,同时服用六味地黄丸,一月后血糖水平下降后,西药及胰岛素给药量逐步递减(减少西药毒性)。

总结:

1、活性多肽可以有效降低血糖水平,但短期内不能停掉降糖药物及胰岛素。

2、活性多肽能够有效缓解由于过量或长期使用降糖药物及胰岛素造成的并发症,能有效恢复脏器功能,有利于维持身体机能稳定。

3、活性多肽无法完全代替降压药物或胰岛素。

4、在人体实践中发现应先使用西药降糖手段控制住病情继续恶化,同时食用活性多肽,1月后逐步减少降糖药物及胰岛素剂量,可以进一步缓解由于西药降糖手段造成的身体伤害,有利于恢复脏器功能,维持身体健康状况稳定。

5、同时食用六味地黄丸可以进一步缓解血糖上升,能够更好的维持血糖稳定。

万鹏先生还表示:中国不会只有一个屠呦呦团队,蜂妮医药会永远践行“推动行业进步,提高人类生命质量”的使命,做好伴娘的角色,完善、填补药物领域。

万鹏先生还公布了蜂妮医药已经跟百年名校上海交通大学达成联合研究就十几种疾病以及病症深度研究以及效果验证。

万鹏先生还表示期待下次再向各位 向社会 向媒体 向世界呈现更多更前沿科研成果。

活动中主办方蜂妮医药和承办方日赢集团借助论坛的机会签署了收购正式协议,资本与科研的一次完美结合,双方都秉承着为社会能做点什么的初心,将蜂妮医药使命“推动行业进步,提高人类生命质量”有力的往前推进一大步,由日赢集团董事长李敏女士和蜂妮医药创始人万鹏先生完成签约仪式。

2019年9月18日,日赢控股(01741.HK)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既是里程碑,也是新起点。

活动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圆桌论坛”邀请到:

1华东师范大学晨晖学者,蜂妮医药专家团专家,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威斯康星医学院硕士博士,认知神经学领域专家,主持过多项中美之间的各项项目的(杨有才教授)

2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蜂妮医药专家团专家,复旦大学硕士博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博士后,曾参与国家多项部级以上项目,并且获得过国家教育部,自然科学二等奖、复旦大学“上医之星”等,多项奖项的(董毅教授)

3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蜂妮医药专家团专家,实验动物技术专家,英国伦敦大学皇家社会学院顾问,主要从事动物医学模型免疫机制等,分子流行病学等学术研究近年来指导研究生30余名发表过45篇专项论文,主持完成国家级科研项目三项,上海及科研项目八项中国比较医学杂志,中国实验动物学会专家组专家,曾获上海市级科技部科学进步奖项,主编国家职业技能专项培训教材的(崔立教授)

4上海蜂妮医药创始人兼执行董事,日赢集团合伙人,中国细胞生物学会永久会员,2019年度中国健康产业十大领军人物(万鹏万总)

论坛围绕四个话题展开讨论:部分如下

问:细胞修复对医疗及健康行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吗?

杨有才教授:

细胞修复肯定是将来的方向,像我们呼吸道上皮细胞,这些细胞它们自己差不多一到两天自己进行修复然后进行更新,但是像一些心肌细胞或者神经细胞它们的修复是非常非常难的,所以如果将来的药物对这一块能够起到一些帮助的话,尤其像我们现在一些心衰我不知道台下有没有人,他们家里面如果有那种就是肺心病心衰这种你发现它比较难修复,那如果有一些药物能够促进这些心肌细胞,能够保持它们是活力,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大的产业,所以我觉得作为医药公司来说他们也会花掉很多钱来研究这一块去攻克,看有没有什么药物能够促进这些非常难进行,再次进行分化或者说再更新这些细胞,怎么样能恢复它们的活力我觉得这肯定是将来研究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

问:活性多肽作为当下比较热的主要原料用于各种药品及健康产品各位老师怎么看?

董毅教授:

提到多肽我想说大家在刚刚接触这个概念的时候都会有个疑问,多肽它是介于蛋白质和氨基酸之间的一级结构上比较短的一种结构,大家会想我们人的这个消化能力非常强,比如所有的蛋白质或者多肽到我们的消化道之后,会经过胰蛋白酶进行酶切,往往最后会变成氨基酸的状态,这种类型的多肽或者是蛋白质往往只有一种,单纯营养性的这种比如提供我们所需的20种必需的氨基酸,但是这里面有个概念就是活性,当一个多肽加上活性两个字它就不一样,为什么呢?目前研究发现肠道并不是完全把所有的多肽或者蛋白质都能够分解成氨基酸状态进行吸收,单纯的营养学并不是这样,某些多肽它可能和我们肠道上的某些受体有一定的相互作用,也就是说肠道能够对某些特定的多肽进行完全吸收,不把它分解成氨基酸状态直接把它吸收,吸收之后在我们体内某些器官或者细胞上有些靶点,而这种多肽能够整体吸收并且在细胞上或者某些器官有靶作用点的这种肽,我们才能把它称之为活性多肽,什么意思呢?除了营养性的这种普通多肽或者蛋白质 蛋白粉都能达到作用之外,还有一种目前甚至还不太清楚的一些机制,这就是崔教授未来要研究的方向,也是我们以后要想研究的方向,只有这一类肽才称之为活性多肽,当然这类肽实际上非常非常多,甚至可以用无穷来代替就可以了,人工也可以合成各种肽,但是真正的活性多肽并不多,而且它潜在于我们的自然界中要我们去发掘它,并且要去研究它,研究之后比如发现它的一些机制,这样子才能根据循证医学有它的基础,才能把它称之为对我们人体健康有利的这种肽或者说是活性多肽,所以我感觉万总刚才说的那个肽对我来说也是非常震惊的,为什么?刚才我感觉因为一般的肽我们寻找的都是一种单纯的营养性作用,假如还有一种活性的对我们人体有靶器官的作用,这种才是真正有意义的,才是我们所要寻找的多肽。

问:慢性疾病一直是我国乃至全球难以彻底治愈的难题,就目前的治疗手段均以手术、西药为主,虽能有效的控制突发情况,却也能带来巨大的伤害和后遗症,针对这样的情况各位老师有哪些建议和方法?

崔立教授:

我个人觉得慢性病之所以这么流行,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还跟我们的生活方式有关,所以先把药的事情放一边去的话,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个营养 运动 心情,还有我们的生活方式这肯定是非常重要的预防,或者康复的过程,那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已经生病了,那么西药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对症治疗方面目前还没有办法能够用完全的中药来替代它,但是我们会发现大部分的西药,特别对肿瘤有关的一些西药都有一些肾毒性,肝肾毒性,神经毒性能够造成细胞的氧化应激,这个不用去质疑,大量的文献也证明它有效的同时如果长期食用或者量比较多的话,那么一定会造成另外的一些副作用,那么这个时候怎么办,所以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怎么样在它有效的同时再减少它的副作用,那我们自己在我们自己的学术领域中虽然没有做多肽的复合研究,但是我们用一些粘菌素,比如说抗生素,它也会造成很多的细胞损伤炎性反应,这个过程中我们就用了中药里面的提取物它能够抗氧化的,会发现这个中药的提取物跟这个西药组合之后它的确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效果,一个叫减毒、一个叫增效,减毒就是我可以适量的减少西药用量,同时减少西药造成的一些副作用,那么增效就是原来用的那个剂量可以再减半,减1/3的情况下它会发挥我们原来那个结果,所以我觉得未来的一个方向就是不能偏颇,要平衡,生活要平衡,治疗也要平衡,那怎么样把西药的有效发挥的更好,我觉得就四个字:叫减毒增效,目前关于肽的研究我们也是刚刚起步,能够了解到的一些机理还比较少,但至少非常明确的一点就是肽类可以帮我们做一些氧化应激的修复,细胞修复这块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到底具体更多的它针对的靶点到底在哪里,还有太多未知的事情还需要再做,谢谢!

问:新药研发通常耗时长、投入大、风险高,很多企业宁愿做仿制药也不愿研发新药,资本也是谨慎参与,各位老师怎么看?

董毅教授:

对开发研发更有效的药物来说肯定是至关重要的,这一点是没问题的,但是毕竟中国和美国的国情相差非常大,刚才听了杨老师杨教授的那些数据之后我心里有点小震撼,这里面前期投入实在是太高,这对我们中国来说目前很多方面,还有所不成熟的地方,所以要像美国一样这种大规模的投入,形成这种很规范的市场还是有点难度的,刚才受几位老师的启发我突然有个想法,就实际上药物研发我们可以分两种策略,比如第一种就是美国式的方法,这个就是投入成本非常高,当然最后经过10年20年之后可能我们获得很多的好处,但是还有一种方法可能会更适合中国国情,就比如我们用逆向研发的方法,这是什么意思呢,比如我们很多很多中药我们在观察的过程中发现某些药物或者某些多肽它在人的实验过程中好像是有点效果,就我们自己发现有效果之后,我们再去以这个为中心比如以某种药或者某种物质或多肽为中心,去反向去研究它去循证,找它究竟什么样的机制,它怎么样产生的,然后最终找到它机制之后再针对这个机制反向去开发一种纯度更高疗效更强的药物,那么这种就是逆向研发方法,可能会大幅减少我们的研发费用,这是我随便的一个想法,受到几位老师的启发。

来源: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生命之源 源于细胞丨“2019细胞修复学术论坛”蜂妮医药带你走进前沿科学

导读:2019年8月25日,由上海蜂妮医药主办、日赢集团承办的“2019细胞修复学术论坛”在上海斯格威铂尔曼大酒店隆重召开。日赢集团董事长李敏女士、日赢集团执行董事孙伟先生、蜂妮医药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万鹏先生

2019年8月25日,由上海蜂妮医药主办、日赢集团承办的“2019细胞修复学术论坛”在上海斯格威铂尔曼大酒店隆重召开。

日赢集团董事长李敏女士、日赢集团执行董事孙伟先生、蜂妮医药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万鹏先生出席了论坛。

本次活动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董毅先生,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崔立女士,华东师范大学晨晖学者、美国Sigma Xi会员杨有才先生等业内知名学者担任现场嘉宾,与大家共同探讨细胞对于保持年轻、缓解病痛和生命延续的重要意义。

主题演讲:

上海蜂妮医药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万鹏先生做了一场关于细胞和活性多肽的主题演讲。万鹏先生表示,蜂妮医药对于活性多肽的研究,受到了诺贝尔奖评委会的启发。诺贝尔奖评委会曾指出,“如果没有肽,人的生命都是不存在的,人体出现的所有疾病和衰老问题都是体内的肽出问题了,如果科学进步到把人体中的肽都弄清楚了,并加以利用,那人类将没有战胜不了的疾病,没有不能逆转的衰老,每个人都能健康。”

论坛中万鹏先生汇报了两项科研成果,分别是“活性多肽对细胞凋亡修复的科研成果”以及“活性多肽对降糖及糖尿病伤口愈合的科研成果”。

细胞实验从两个角度研究验证,一方面是对肝脏细胞损伤后验证活性多肽对损伤细胞的修复效果验证,试验中效果大尽人意,在活性多肽高浓度组能将损伤细胞修复到80.83%的活率,并且修复效果随浓度增加而加强。

另一方面从凋亡的角度测试修复效果,我们看损伤的细胞只有26.2%了,再看活性多肽高浓度组加损伤组它修复到了64.4%,接近300%的一个修复率,并且从结果可以看出来浓度如果再次加高的话,它的正常细胞比例甚至可以达到100%,这意味着生命体可以活得更年轻、更健康、更长寿。

糖尿病伤口彻底愈合(世界首例),空腹血糖水平维持在5-7mmol/L

治疗方案:食用活性多肽的第一个月降糖药物及胰岛素正常给药,同时服用六味地黄丸,一月后血糖水平下降后,西药及胰岛素给药量逐步递减(减少西药毒性)。

总结:

1、活性多肽可以有效降低血糖水平,但短期内不能停掉降糖药物及胰岛素。

2、活性多肽能够有效缓解由于过量或长期使用降糖药物及胰岛素造成的并发症,能有效恢复脏器功能,有利于维持身体机能稳定。

3、活性多肽无法完全代替降压药物或胰岛素。

4、在人体实践中发现应先使用西药降糖手段控制住病情继续恶化,同时食用活性多肽,1月后逐步减少降糖药物及胰岛素剂量,可以进一步缓解由于西药降糖手段造成的身体伤害,有利于恢复脏器功能,维持身体健康状况稳定。

5、同时食用六味地黄丸可以进一步缓解血糖上升,能够更好的维持血糖稳定。

万鹏先生还表示:中国不会只有一个屠呦呦团队,蜂妮医药会永远践行“推动行业进步,提高人类生命质量”的使命,做好伴娘的角色,完善、填补药物领域。

万鹏先生还公布了蜂妮医药已经跟百年名校上海交通大学达成联合研究就十几种疾病以及病症深度研究以及效果验证。

万鹏先生还表示期待下次再向各位 向社会 向媒体 向世界呈现更多更前沿科研成果。

活动中主办方蜂妮医药和承办方日赢集团借助论坛的机会签署了收购正式协议,资本与科研的一次完美结合,双方都秉承着为社会能做点什么的初心,将蜂妮医药使命“推动行业进步,提高人类生命质量”有力的往前推进一大步,由日赢集团董事长李敏女士和蜂妮医药创始人万鹏先生完成签约仪式。

2019年9月18日,日赢控股(01741.HK)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既是里程碑,也是新起点。

活动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圆桌论坛”邀请到:

1华东师范大学晨晖学者,蜂妮医药专家团专家,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威斯康星医学院硕士博士,认知神经学领域专家,主持过多项中美之间的各项项目的(杨有才教授)

2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蜂妮医药专家团专家,复旦大学硕士博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博士后,曾参与国家多项部级以上项目,并且获得过国家教育部,自然科学二等奖、复旦大学“上医之星”等,多项奖项的(董毅教授)

3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蜂妮医药专家团专家,实验动物技术专家,英国伦敦大学皇家社会学院顾问,主要从事动物医学模型免疫机制等,分子流行病学等学术研究近年来指导研究生30余名发表过45篇专项论文,主持完成国家级科研项目三项,上海及科研项目八项中国比较医学杂志,中国实验动物学会专家组专家,曾获上海市级科技部科学进步奖项,主编国家职业技能专项培训教材的(崔立教授)

4上海蜂妮医药创始人兼执行董事,日赢集团合伙人,中国细胞生物学会永久会员,2019年度中国健康产业十大领军人物(万鹏万总)

论坛围绕四个话题展开讨论:部分如下

问:细胞修复对医疗及健康行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吗?

杨有才教授:

细胞修复肯定是将来的方向,像我们呼吸道上皮细胞,这些细胞它们自己差不多一到两天自己进行修复然后进行更新,但是像一些心肌细胞或者神经细胞它们的修复是非常非常难的,所以如果将来的药物对这一块能够起到一些帮助的话,尤其像我们现在一些心衰我不知道台下有没有人,他们家里面如果有那种就是肺心病心衰这种你发现它比较难修复,那如果有一些药物能够促进这些心肌细胞,能够保持它们是活力,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大的产业,所以我觉得作为医药公司来说他们也会花掉很多钱来研究这一块去攻克,看有没有什么药物能够促进这些非常难进行,再次进行分化或者说再更新这些细胞,怎么样能恢复它们的活力我觉得这肯定是将来研究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

问:活性多肽作为当下比较热的主要原料用于各种药品及健康产品各位老师怎么看?

董毅教授:

提到多肽我想说大家在刚刚接触这个概念的时候都会有个疑问,多肽它是介于蛋白质和氨基酸之间的一级结构上比较短的一种结构,大家会想我们人的这个消化能力非常强,比如所有的蛋白质或者多肽到我们的消化道之后,会经过胰蛋白酶进行酶切,往往最后会变成氨基酸的状态,这种类型的多肽或者是蛋白质往往只有一种,单纯营养性的这种比如提供我们所需的20种必需的氨基酸,但是这里面有个概念就是活性,当一个多肽加上活性两个字它就不一样,为什么呢?目前研究发现肠道并不是完全把所有的多肽或者蛋白质都能够分解成氨基酸状态进行吸收,单纯的营养学并不是这样,某些多肽它可能和我们肠道上的某些受体有一定的相互作用,也就是说肠道能够对某些特定的多肽进行完全吸收,不把它分解成氨基酸状态直接把它吸收,吸收之后在我们体内某些器官或者细胞上有些靶点,而这种多肽能够整体吸收并且在细胞上或者某些器官有靶作用点的这种肽,我们才能把它称之为活性多肽,什么意思呢?除了营养性的这种普通多肽或者蛋白质 蛋白粉都能达到作用之外,还有一种目前甚至还不太清楚的一些机制,这就是崔教授未来要研究的方向,也是我们以后要想研究的方向,只有这一类肽才称之为活性多肽,当然这类肽实际上非常非常多,甚至可以用无穷来代替就可以了,人工也可以合成各种肽,但是真正的活性多肽并不多,而且它潜在于我们的自然界中要我们去发掘它,并且要去研究它,研究之后比如发现它的一些机制,这样子才能根据循证医学有它的基础,才能把它称之为对我们人体健康有利的这种肽或者说是活性多肽,所以我感觉万总刚才说的那个肽对我来说也是非常震惊的,为什么?刚才我感觉因为一般的肽我们寻找的都是一种单纯的营养性作用,假如还有一种活性的对我们人体有靶器官的作用,这种才是真正有意义的,才是我们所要寻找的多肽。

问:慢性疾病一直是我国乃至全球难以彻底治愈的难题,就目前的治疗手段均以手术、西药为主,虽能有效的控制突发情况,却也能带来巨大的伤害和后遗症,针对这样的情况各位老师有哪些建议和方法?

崔立教授:

我个人觉得慢性病之所以这么流行,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还跟我们的生活方式有关,所以先把药的事情放一边去的话,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个营养 运动 心情,还有我们的生活方式这肯定是非常重要的预防,或者康复的过程,那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已经生病了,那么西药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对症治疗方面目前还没有办法能够用完全的中药来替代它,但是我们会发现大部分的西药,特别对肿瘤有关的一些西药都有一些肾毒性,肝肾毒性,神经毒性能够造成细胞的氧化应激,这个不用去质疑,大量的文献也证明它有效的同时如果长期食用或者量比较多的话,那么一定会造成另外的一些副作用,那么这个时候怎么办,所以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怎么样在它有效的同时再减少它的副作用,那我们自己在我们自己的学术领域中虽然没有做多肽的复合研究,但是我们用一些粘菌素,比如说抗生素,它也会造成很多的细胞损伤炎性反应,这个过程中我们就用了中药里面的提取物它能够抗氧化的,会发现这个中药的提取物跟这个西药组合之后它的确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效果,一个叫减毒、一个叫增效,减毒就是我可以适量的减少西药用量,同时减少西药造成的一些副作用,那么增效就是原来用的那个剂量可以再减半,减1/3的情况下它会发挥我们原来那个结果,所以我觉得未来的一个方向就是不能偏颇,要平衡,生活要平衡,治疗也要平衡,那怎么样把西药的有效发挥的更好,我觉得就四个字:叫减毒增效,目前关于肽的研究我们也是刚刚起步,能够了解到的一些机理还比较少,但至少非常明确的一点就是肽类可以帮我们做一些氧化应激的修复,细胞修复这块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到底具体更多的它针对的靶点到底在哪里,还有太多未知的事情还需要再做,谢谢!

问:新药研发通常耗时长、投入大、风险高,很多企业宁愿做仿制药也不愿研发新药,资本也是谨慎参与,各位老师怎么看?

董毅教授:

对开发研发更有效的药物来说肯定是至关重要的,这一点是没问题的,但是毕竟中国和美国的国情相差非常大,刚才听了杨老师杨教授的那些数据之后我心里有点小震撼,这里面前期投入实在是太高,这对我们中国来说目前很多方面,还有所不成熟的地方,所以要像美国一样这种大规模的投入,形成这种很规范的市场还是有点难度的,刚才受几位老师的启发我突然有个想法,就实际上药物研发我们可以分两种策略,比如第一种就是美国式的方法,这个就是投入成本非常高,当然最后经过10年20年之后可能我们获得很多的好处,但是还有一种方法可能会更适合中国国情,就比如我们用逆向研发的方法,这是什么意思呢,比如我们很多很多中药我们在观察的过程中发现某些药物或者某些多肽它在人的实验过程中好像是有点效果,就我们自己发现有效果之后,我们再去以这个为中心比如以某种药或者某种物质或多肽为中心,去反向去研究它去循证,找它究竟什么样的机制,它怎么样产生的,然后最终找到它机制之后再针对这个机制反向去开发一种纯度更高疗效更强的药物,那么这种就是逆向研发方法,可能会大幅减少我们的研发费用,这是我随便的一个想法,受到几位老师的启发。

标签: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